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_ 第16章 第 16 章-

时间:2021-07-01 16:3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九紫小说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 第16章 第 16 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咦?衣服呢?

    衣柜里哪里有什么新衣服,有的还是那几件零星的旧衣裳。

    衣服是苏父亲自买亲自挂上去的,他回来虽然因为身体的疲累没有来看过,但想也知道,三个孩子刚回来,不可能是三个孩子拿的,晚上他是和苏母一起回来的,苏老头在他之后回来,知道他给苏星辰买了衣服,又有机会和时间拿走的,也就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苏父不仅满头黑线,再看抽屉,抽屉都打开着通风呢,此时里面哪里还有什么棉毛衫?

    一瞬间,一股无名火瞬间涌上心头,同时涌上来的,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无力还是什么感觉,让他再一次清晰的意识到,自己这个女儿在这个家里被忽视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走到老太太房门前,也没敲门,直接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老太太和苏老头晚上睡觉都没有反锁门的习惯。

    苏老头已经睡下了,老太太还在看家庭伦理剧,看到不高兴的地方,还喜欢骂几句。

    见儿子进来,只抽空看了他一眼,继续看电视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今天给辰辰买的衣服你放哪儿了?”

    老太太条件反s的反驳道:“你自己买的衣服,怎么问我要?我哪儿知道?”

    苏父深吸一口气:“你赶紧拿出来,那我是给辰辰买的,你拿起来做什么?你要是想要我明天去给你买!”

    老太太眼睛看着电视,抽空白他一眼:“我才不想!你要真想买早就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明天我去给你买,你把辰辰衣服拿出来,大冬天的,她身上都没两件衣服,我给她买了两件衣服,你怎么还收起来呢?”苏父说着就走到老太太房间的柜子前,打开柜子在里面找。

    里面自然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苏父气的把柜门哐当一声摔上。

    他在家很少发火,能做出摔柜门的动作,显然已经是气急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骂他:“大晚上的到我这来发火,你晚上不睡我们还要睡呢!”

    苏老头都睡下了,还被二人吵醒了,太阳x的青筋突突跳动,掀开被窝露出脸极为不耐烦地推了下老太太的腿:“放哪儿了还不给他!强子给辰辰买的衣服你收起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老太太见苏老头发火,这才扁了扁嘴:“我收悦悦房间了。”说完又理直气壮起来:“悦悦那么多不穿的衣服,不能拿去给她穿?不年不节的,买什么新衣服?那衣服我拿去给悦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悦悦那么多衣服。”苏父很生气的说:“悦悦一柜子的衣服,穿都穿不完,辰辰才几件衣服?柜子里都空荡荡的,你们想不起来给她买衣服,还是我今天看到才特地去给她买两件,你怎么还拿给悦悦?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气急,但还是压低了声音,怕被苏星辰听见。

    “阳台上那么冷,连个空调都没有,我摸了那被子都是潮的,她才十六岁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体内要是进了寒气,现在她年纪小不懂事,也不觉得什么,你要她四五十岁时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不乐意地撅嘴道:“哪里有那么娇气?我们年轻那时候什么苦没吃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苏老头从被窝里翘起头,十分不耐的打断她,“你每天哪里这么多事?你要是没事做,就出去跳跳广场舞,别每天在家里没事找事!”

    老太太被凶的一愣,撇撇嘴说:“跳什么广场舞?那都是不正经的人做的事。”又说苏父,“这么一点小事,这么晚还过来吵吵,明天不能说吗?”见苏父脸色实在难看的厉害,知道儿子是真生气了,才说:“我放悦悦柜子里了,这会儿悦悦肯定在做作业,你明天再去拿。”

    苏父转身就出去,打开苏星悦的房间。

    苏星悦正在苏父苏母房间的浴室里洗澡,房间里没人,他打开柜子找了找,很快在柜子里看到他白天买的那三件新衣服和两套棉毛衫。

    平时他很少来女儿房间,还不觉得,此时他打开女儿的衣柜门才发现,整面墙的衣柜里满满当当塞的全是她的衣服,春夏秋冬一色齐全,还有格子里的包。

    再想想二女儿衣柜里挂的那小猫三两只的衣服,苏父再度叹了口气,拎着这几件衣服出去。

    苏星悦回来正好看到苏父从她房间拿着衣服出来的情景。

    看着苏父直接从她房间拿着衣服往客厅的方向走,苏星悦喊他:“爸,你去房间拿我衣服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给辰辰买的衣服,你乃乃搞错了,放到你房间了,我给辰辰拿过去。”

    苏星悦蹙了蹙眉,穿着冬天的睡衣走过来,看着他手中的衣服:“你给她买衣服了?我的呢?”

    苏父理所当然道:“你都一柜子衣服了,还要什么衣服?你妹妹没衣服穿,我给她买两件。”

    苏星悦皱着眉头,不高兴的撇撇嘴:“她没衣服穿?那她每天身上穿的什么?皇帝的新衣?”她撅了撅嘴道:“我不管,反正你给她买,就得给我买。”

    苏父抱着手中的衣服往北边阳台走:“你让你妈给你买去。”

    苏星悦跟在他后面:“我妈是我妈,你是我爸,给我买几件衣服怎么了?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苏星辰看到苏父手中给她买的衣服还挺意外的,虽然有些大。

    虽然她个子有一米六五,但是瘦,一般穿中码就足够,不过有了新衣服她还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苏星悦站在客厅,看着爸爸给她买衣服却没有给自己买,心里有些不舒服,提醒苏父:“爸,明天别忘了我的!”

    说完看了苏星辰手里的衣服一眼,转身回房间去。

    苏父将几件衣裳放她床上,又拿了两百块钱给她,原本是想给五百的,又怕她出去乱花:“钱不够就跟我说,只要是花在正事上的,爸爸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苏星辰就直接说:“我内衣什么都要买,这些总不能穿姐姐旧的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苏父完全不知道苏母这些年是怎么当妈的,连女儿这些东西都没给她准备。

    他心底一怒,回到房间就跟苏母小声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怕影响孩子们,说话也小声的说,可苏母不会跟他小声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前几天就因为苏星辰吵过架,才刚和好没两天,又为她吵,苏母气的直接说:“明天就送走!放在这就是气我的!”

    苏父也怒:“有几个当妈的像你这样的?”

    苏母倒吊的凤眼一竖:“我怎么了?我就问你我怎么她了?我是打她了还是骂她了,让你三天两头为了她的事跟我吵?我每天辛辛苦苦在外面做事,好吃好喝的给她供着,我还供出了个祖宗是吧?这个也要我管,那个也要我管,我每天不做事了,把她挂在裤腰带上行不行?我要不要再一天三炷香把她供起来?”

    苏父实在不想和她说话,掀开被子往床上一躺,直接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苏母坐在床上气的直喘气,倏地起身掀开被子,大步走到客厅来,指着苏星辰鼻子就骂:“我生你还生出罪来了是吧?天天给我淘气,我和你爸多少次吵架不是为了你?这么不想在这待给我滚回老家去!这个家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!”

    苏父在苏母起身的瞬间就连忙掀开被子追出来,挡在苏星辰面前:“你大晚上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母指着苏父的鼻子:“老娘一天到晚累死累活,回来为了一点p大的事又跟我吵,我还没问你想干嘛呢?现在知道疼了?当初生她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动一下?我生完躺在医院的时候你在哪儿?洗n布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伸下手?要不是我妈过来照顾我月子,你们是不是还想让我自己伺候月子??

    生完不到三天你妈就跟我吵的时候你怎么不说?你妈拿冷水给我喝的时候你怎么不说?给吃剩菜剩饭的时候你怎么不说?你妈要把她送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说?

    现在知道当好人了,迟了!”

    苏母冷笑一声:“当初生了个丫头片子不要,现在当宝贝了,你当什么好人?要不是我妈这些年在帮着照顾,现在还有她吗?你妈早就把她送人了!”

    “当初是你们不要她,还没满月呢人就抱走了,我也就当没生过她!现在想让我当慈母了?”

    苏母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是把对婆婆的不满,全部都发泄在苏星辰身上了。

    人都是欺软怕硬的,就像很多家庭中,吵架的时候不敢对着狠的人发火,打起孩子来却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让苏星辰想到她刚被接到城里来的时候,每天面对的就是苏母和老太太动则训斥的喝骂声,她一个人,小小的身体缩在桌角,满怀无措和迷茫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该说什么,只转过身背上书包,拿上她舅妈给她买的红色羽绒服: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她穿过正在客厅对峙的苏父苏母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速度极快,走到玄关换鞋的时候,苏父连忙上前拉住她的书包,要往下拽:“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,外面这么冷,这么晚了你要到哪儿去?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苏星辰没给他拉动,依然自顾自的换着鞋子。

    苏母最恨的就是她这副犟跟驴一样的脾气,七年前也是这样,只是打骂了她一下,当天就一声不吭,背着书包走了三百多公里的路,回了老家。

    身上没钱,硬走回去的,一个人沿着火车道走了好几天,到家已经跟要饭的没两样了。

    她当下就一股气直冲脑门,“你让她走!我倒要看看她能走到哪去!走了就不要再回来!”

    从来都很少发脾气的苏父这次是真的火了,压抑了许久的脾气一下子喷发,朝苏母怒喝了一声:“你给我闭嘴!回房间去!”手里紧紧拉着苏星辰的胳膊不松手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她脾气的,她从不开玩笑,她说走,就是真的走,七年前她不过一个九岁孩童,身无分文,就敢自己走那么远路走回去。

    他常年挥动扳手的大手紧紧扣着苏星辰的手腕,生怕一松手,她就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她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苏星阳和苏星悦都还没睡,听到动静都穿着衣服走出来。

    苏星辰此时已经换完了鞋子,正拽着书包,要从苏父手上拽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啊,你妈她就是刀子嘴,那张嘴巴不饶人,乖,把书包放下来。”苏父一直哄着她,双手从她背上往下拽书包,又回头叫苏星阳:“阳阳,还不快把你姐姐衣服接过来,这么晚了都要去睡了!”

    他哄着苏星辰:“辰辰乖,把书包放下,你看这么晚了,赶紧去洗澡睡觉了,晚上就不要在阳台上睡了,等它通风几天再过去,明天爸爸给你装个排风扇。”

    苏星阳也赶紧过来拉住她手上的羽绒服外套,和苏父一样哄着她:“二姐,现在天都这么黑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苏父道:“对,就算要走也要等天亮了再走,现在外面这么黑,又这么冷,我也不放心,乖,去睡觉了,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苏星辰望着苏父和苏星阳,心中涩然。

    可能是外面的动静将苏老头和老太太吵醒,老太太披着衣服打开房门,看到眼前的情景过来拉开苏星阳道:“阳阳你走开,你别拉,让她走,我看她往哪里走。”她说苏星辰,“我知道你这丫头胆子大,九岁就敢一个人跑回家,你跑,你继续跑,你看你舅舅舅妈还要不要你。”

    她拉开苏星阳,又用力在苏父胳膊上打了一下:“小丫头不打都要上天了,拿离家出走吓唬人了,你吓唬人?你连个身份证都没有,你吓唬谁?有本事你就走,走了就不要回来。”老太太指着大门一挥手指,“你走啊?”

    苏星辰胳膊使力一抖,轻轻一挣,抖开了苏父紧紧抓着她的手,拽出了苏星阳手里抓着的衣服,打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去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