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玲珑阁_ 第一百七十七章:自闭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幼上善若水小说玲珑阁 第一百七十七章:自闭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你这嗯一句就完了啊?”那大汉不依不饶的道,“你撞到我的裤子了,怎么说,也得买一条新的。这样吧算你便宜一些,五两银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按照顾倾城的身体,的确就只撞倒裤子,连腰都没碰到。胡休他大概在胸口一下,这估摸着,比平安城史家的那史大粒还要高。

    “我…没有钱~”顾倾城卡卡顿顿是说道,像是口吃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啊?没钱?”这大汉一声没钱,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,“我不信,你能穿上这种衣服,你说你没钱?让我来搜一下~”

    “喂~兄弟,做事别太过来。”胡休阴沉着脸,昨天遇到一个不知死活的,今天怎么又遇到一个?这尼玛他这中奖的几率,都能去买彩票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敢管本大爷的闲事?”那人看着胡休站出来,以为是出来管这事的,可这又看着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呦~又是一个富家子弟,俩个都是瘦的像竹竿一样的。也不怕他们后面这势力了,他就坑完一单就跑,他跑了谁还能抓到他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子坑来坑去,最后不得以才躲到了这文锦县城,要不然他才不回来这个鬼地方呢。谁知道哪一天,这城池就被攻破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面的富人还真多啊,他这俩天在街上碰瓷了好几个,都快赚上了近百两的银子了,这来钱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今天遇到的这俩个,穿的更是华丽,都不知道他们这衣服的材质是什么,好像是比丝绸还好一些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个穿的衣服虽然也很华贵,但似乎有些旧了,而且人还那么的瘦,可能是落魄之户。

    但后面这一位就不同了,虽然人长的也瘦弱,长的也很…漂亮,但面色红润,手上也没有茧子,一看就是没干过粗活的人。

    这种人一看就是有钱的人家,是只大肥羊,他这心中暗道。这便把目标转向了他,这怎么也要再多坑一点嘛。

    他眼珠子一转,这便来了注意,“你要是想替他还钱,也不是不可以,这样吧,我也不要你多少,就五十两。”

    他还真是贪得无厌啊,一开始还说着五两银子,这转眼间,涨了十倍啊?胡休冷哼一声,这家伙,怕是不知道死字是如何写的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嚣张的脸,胡休心中有些不爽,这种人和现代的碰瓷的没什么区别。就是来恶心人的,“你确定要那么多?”

    如果他敢说确定,就让他知道什么叫花儿为什么那么红!

    “我确定~小子,快点把钱叫出来,大爷我就放你过去。”之看着他一脸的嚣张,还逗着他那毛腿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手伸出来。”胡休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…”他得意扬扬的伸出伸出了左手,往前探这。

    “咔~”一道寒光闪过,他的手掌没了,胡休用青鸾剑把他的手斩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!!”那壮汉,喊叫着,这可是断手之感,虽然感觉不到,但看它光秃秃的,心中已然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没了!

    “贼小子,你莫不是想死不成?”他怒吼一声,还留着的那一只独臂,一拳轰杀了过来,胡休倒是一动不动,就在那看着,那一拳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胡休本想着他把这打过来的手也给剁了的,可后面猛然泛起了一道气息,是老宦官的,但对象肯定不是胡休,那壮汉整个人都僵直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动不了,胡休也有这种经历,却是势,这东西太恐怖了,整个人动不了,只能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胡休的青鸾剑收了起来,上面一滴血未沾,好剑就该如此。这时衙门的人姗姗来迟,看着这番场面,正要询问,只见胡休从怀中掏出巡查使令牌。

    “巡查使寻访~”胡休冷声道,这令牌最是好使了,所以他一直随身带着,放在胸口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…巡查使大人啊,”那捕头里面喜笑颜开了,这个被砍了手的人,肯定就是做了坏事,所以才被砍的。

    巡查使大人砍的对啊,做的太对了!

    “把这个人带下去,查他的底细,若是做了什么,记得不要舞弊。”胡休察觉着他做这事情,好像不想是第一次啊。

    感觉着想是一个惯犯,自然要查一查他的底细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真如胡休所想,这家伙还真是在别的地方到不想去了。这才跑到了随时可能会有兽潮来袭的文锦县城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下子,该他倒霉了,他也是有户的人,想要查出他的底细,还不简单?

    怎么说呢,现在他肯定是玩完了,这底细查出来之后。他的仇家虽然都不是特别的厉害,但不是积少成多不是?一家出数两银子,直接都能请个刺客,把他脑袋给割了,回以去领赏钱。

    随后,匆匆忙忙的,这群捕快又走了,他们可不敢到人巡查使大人,出行的雅兴。顺便带走的还有那只手掌。

    胡休看着那被拖走的壮汉,祝他安好吧,活着挺不容易的,死了为何要走接近呢。

    胡休的眼神依旧冰冷,也不知从何时起,第一次杀人时起?他这心就如同盘石一般,尤其是在对外之时,剩下的只剩下很辣。

    动不动就砍人手足,或是杀人,虽然在胡休的眼里,这是他应该做的,那些人便是他的敌人。

    当然,在他们眼里,胡休也是他们的敌人,很可惜,那些明面上跳出来的敌人,大多数都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倾城姑娘,快走吧~”胡休说道,这本该早就能到东城门外的,结果,又给他耽误了那么些些功夫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走在前面。”顾倾城的脸不知道何时红的像个大苹果,看着街道上的人,好像是很害怕的感觉,躲在了胡休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不能走在前面?”胡休疑惑道,这怎么就不能走在前面了?

    “嗯,不能,我不敢看他们。”顾倾城却是只是看了眼胡休,若是和别人对视,她便会很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见我怎么不害怕啊?”胡休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抓我,你对我很熟,我对你也很熟,所以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这是害怕看见陌生人喽?”胡休听明白了,这种现象,应该不是抑郁症,反而像是自闭症。

    不过自闭症应该在小孩子身上多发嘛,这出现在成年人身上的概率微乎其微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这病的。

    不过,古代还没有心理疾病这个科目,这种东西,只能她自己克服了。胡休都感觉自己心理都有些问题了,还让他去疏导顾倾城呢,别给她疏导出毛病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跟在我旁边,指路就好了。”胡休垂下了手,拍了拍她的肩膀,她这太矮了,安慰她都那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藏的那些宝贝,量多嘛~”胡休突然想起了这个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这空手去,他们这是要全都徒手都拿回来嘛,莫是还能变出来个储物戒指来?

    “也不多,五十多来件吧。”她思绪了下回道。

    胡休汗颜,五十多件?这三个月也就是九十多天,她便是偷出五十多个宝物。这怕是平均俩天偷一个吧。文锦县城来了个那么勤快的小偷,那些大户人家也挺惨的。

    “得临时找个马车来了,”五十多件宝贝,这不可能抱着回来的,必然是需要用马车给托运回来。

    “去马市吧。”胡休想了想,也只能拿先去马市买一连马车来了。

    这便出了东街,兜转着几圈,到了马市,却也没遇到那些个弱智了。一路上,顾倾城跟着胡休旁边,到还是不敢抬头,整好,弄个马车让她坐上去。

    这便到了,胡休自己选了一辆马车,听那马行的人说,这是一匹青马。乃是好马,这样的一头,竟然就要了胡休五十两,老宦官在旁边看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,这心里面也没底,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当肥羊给宰了。不过坐上马车,架马的时候,的确感觉它跑起来挺稳的。

    虽然是比不过白鳞马,但也应该是一匹不错的马了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出城了,倾城姑娘,你来指路啊。”胡休坐在马车的板子上面,但架马的却不是他,是老宦官。

    他现在连骑马都还有些生疏呢,就更别说是架马了,胡休怕自己控制不好,马一转头,往别人家店里面去冲了。

    “嗯~”她却还是一声嗯,她这口头上说着有些熟悉的人,都不想着多说一句话,这自闭症,还是有那么一些些的严重啊。

    不过,昨天,她是怎么和高祖母聊那么久,而且说的都是关于能力应用的问题。难道她还是个练武狂人。

    胡休摇了摇头,不像,她有些不像一个只知道练武的狂人不然,她若是,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偷盗了。

    三个月偷了五十多件宝贝,也只有这位爷能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到郊外了~”胡休看着周围的环境,出了城门。这外面还是草木多些,没法子,这里离日华森林,还是近的。

    “倾城姑娘,该指路了。”这马车慢慢放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,继续走这条道。”这顾倾城,却是趴了下来,就只把脸露出了,想把自己的存在感压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这官道上除了胡休他们这一辆马车,自然还是有其他马车或是行人路过的。

    胡休听着她的话,顺着官道继续先前走着,然后又被她指挥着朝着小道上走。弯弯曲曲,坐在马车上都有些颠簸。

    这个马车比起他的那个,垃1圾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“还没到嘛?”胡休不禁问道,这已经跑了很远了。此时她却是从马车内出来了,坐在胡休旁边。

    “没到。”说完,她就又不说了,连大概还有多远,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又顺着她指的路前行,可前面的路,却被堵住了。茂密的树丛,已经没有山路了,现在也只能下车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剩下的路还有多远。”看来余下的,也只能靠着走山路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四百丈。”

    “就四百丈了嘛~”胡休也听不明白,这四百丈到底是多远,但应该比四百米多那么一丝丝吧。

    “下马车。”胡休吩咐了一声,跳下了马车,手上拿着铁锹,准备待会儿就直接去铲土去了。

    可不是麻烦嘛,她还把那宝贝给埋在了地底下,自然是得要挖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跑了感觉上千米了,到了地方却瞧见,好像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样。这宝贝这是拿着树叶给盖了起来,根本没有土给他挖的。

    “倾城姑娘,你不是说给埋坑里面了嘛?”

    胡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傻子,傻兮兮的拿着个铲子过来,这是要铲树叶啊。

    不过,顾倾城心还真的大,这么多珍贵的宝贝,就被她随意的扔在了这里,然后用才给盖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是埋了啊,用树叶和草给埋了。”说着她还蹲下了身子,把盖在那宝贝身上的一片树叶,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脸呆萌,他好像说的也没有错,这一开始,的确没有说是用什么埋啊,胡休自己也没有去问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百度搜了,搜不出来手被砍断了之类,会不会痛,所以在找不到具体原因之前,具是不痛。只会事后痛,作者虽然没有感同身受过被砍断手的感觉,但手有被刀砍伤过,一开始是不疼的,后面断断续续才感觉疼。

    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,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,是心境障碍的主要类型。

    这自闭症就很好理解了,就是自我封闭,不喜欢和别人交流,所以又叫做孤独症。这种症状,多发育小孩子,大人的身上很少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