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休夫_ 第一百九十二章:多余的-

时间:2021-03-05 16:3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白衣素雪小说休夫 第一百九十二章:多余的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薄雾冥冥百鸟归林,当晚霞消散退去之后,天青色的暮霭与天边剩下的朵朵白云所交融,秋风掠过,沈轻舞拢了拢身上的衣衫从待了一整个下午的禅房走出,山门外,一辆马车静静的等候在外头雨花石铺就的幽径道路之上。

    顾靖风坐在马车之上端坐的等候着,在看到沈轻舞出来后,将手中的缂丝祥云纹斗篷披在了她的肩膀之上,为她系上了系带,又扶着她小心的上了马车,沈轻舞扶上她手心的那一刻,摸着他双手冰凉,不禁道“来了很久了吗,手都凉透了,为什么不进去坐。”

    山里风凉,这样的风吹上半个时辰,人都能冻得瑟瑟发抖,自然而然的在顾靖风坐入车中之后,沈轻舞便帮着顾靖风搓起了手,横着眼有些心疼着。

    “习惯了也就不觉得冷了,当初边关大漠到了夜里头,割人的大风吹着,也比这个冷,你鼻子上要是留个鼻涕,他都能给你冻成一条冰碴子,这样天寒地冻的时候都受过来了,现在这么一点点秋风,倒也没觉得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瞧着沈轻舞一双素手搓的卖力,顾靖风微微一笑,满眼的宠溺“和她说了些什么,她现在还好吗?”

    那个她指的是谁,沈轻舞自然知道“关心人家你自己倒是不进去瞧瞧,这样问我,你倒是不怕我吃味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眼瞧着小女人神色自然的模样,顾靖风却满是正色着“你要是吃味,我倒不问你了,我若进去了,再燃起她对我的希望,那岂不是坏了事,倒不如,让她认为我心狠薄情,就这么直接断了念想来的好些,长痛不如短痛,只有我的不近人情,心硬如石,才能够让她对我斩情不是,我若拖泥带水的,她会生出希望来,这样对她更加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霓裳现下已经认定了自己就是个绝情负心汉,倒不如就这么让她认定下去,只有认定了,才会早早的走出了死胡同,他不怕被误解,反正他已经对不住了霓裳,对霓裳而言自己就是个负心汉,倒不如一直这么负心下去,连个该有的最简单的关心都不要有,才好。

    “你到了解的透彻,像极了一个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情场浪子!”沈轻舞听着他这般说话,轻嗤着,嘟嘴扬眉道。

    “浪也不过浪在你一个人身上,我可没跑到外面瞎胡闹去,你少在那儿编排我,免得我闺女听到了,还以为他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,是不是,闺女。”好好的说着正经的话,顾靖风便又露出了那一副不正经的神色,嘴里头的说着话的同时手已经伸到了沈轻舞隆起的小腹之上,在那儿不住的摸着,满口的闺女听得秦涟夜在那儿掩着帕子直笑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个墙头草,前些日子还在那儿一口一个儿子的,现在又在那儿改口叫闺女,敢情儿子闺女都是你嘴巴里面的一句空话,你是当自己在搓圆子烧饼呢,一手一个,还挺新鲜。”沈轻舞伸手直接打掉了顾靖风的手,一双水漾的眼眸现下无比柔情的转着,说着俏皮的话,那生动的模样,瞧得顾靖风心驰神往。

    当下,顾靖风便在一旁拍着自己的胸脯向着她保证道“那成,这个要是再是儿子,那我往后在努努力,再造个闺女出来,要是是个闺女那我们以后随便想生什么,就是什么!”

    可这一个动作,倒是让一旁的秦涟夜只捂着嘴的直笑,这么一个在沈轻舞面前逗趣的泼皮将军,谁能想象,他在战场那一本正经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沈轻舞在那儿伸手直接打在了顾靖风的头顶上,没好气道“我给你生个葫芦娃出来怎么样,一根藤上七个瓜,一蹦哒就是一个娃,美的你,我又不是下崽的母猪,还给你随便生,做梦呢!”

    “媳妇儿,我觉得,照我这体格,这速度,三年抱两,这么一直下去,十个娃,妥妥的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面对顾靖风的没羞没躁,连秦涟夜现下也已经是听得脸不红心跳的,十分随意,更不用说沈轻舞。

    在顾靖风厚着脸皮说瞎话的当时,沈轻舞便轻啐了现下的顾靖风,宽敞的马车里,现下笑语声声,而在已经渐行渐远的山涧水月庵上,一抹素白的身影,一直立在山间,从始至终望着那远去的马车,面无表情着……

    奶白色的雾气尚在湿冷的气息里旋旋环绕着的当下,一轮红日便已经升起挂在了天际,沈轻舞陪着晔儿一起,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,十分满足的在醒来后轻轻的一吻落在晔儿的眉间,看着他尚睡的沉,沈轻舞自起了身。

    现下伺候她的丫头名唤冬青,是秦涟夜特意为她寻来的,素歌与素心已经不能再来伺候她,好在冬青伶俐,可偶尔的时候,沈轻舞还是会想起素歌与素心,想起素心的那一张利嘴,素歌的那一双巧手,相伴这两年多,沈轻舞还是不舍得。

    冬青伺候了沈轻舞穿衣梳洗,昨儿个沈轻舞吩咐了,今日要出门,在帮着沈轻舞把脸上贴着的膏药换下后,冬青在柜中寻了一套石蓝底素面妆花的齐胸襦裙,外罩一件水红撒虞美人花亮缎粉紫镶边的对襟长褙子,为防山中秋风冻人,冬青又为沈轻舞准备了一件象牙色雨花锦的寿字斗篷,为她绾了一头乌发,同心髻上别上了一只简单的翠玉寿字通天孔发簪,十分的清新别致。

    沈轻舞端了昨夜让冬青备下的饭菜,又叮嘱了乳母嬷嬷们一番后,这才与秦涟夜相携着一并出了门,朝着水月庵而去。

    到达水月庵的那时,正是霓裳刚刚下了早课的时辰,霓裳并不曾用膳,在庵中的女尼端着饭菜将要送去的时候,沈轻舞自己接过了手,在霓裳打开门看到沈轻舞的当下,眼里倒是比昨儿个平静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又是来给我探监的。”看着她们身后丫鬟手里抱着的被褥,食盒,自轻嘲笑着自己。

    沈轻舞不曾多与她饶舌,便进了屋中“你说探监也好,说送爱心也罢,你想怎么理解都可以,我给你带了些好吃的,别这尼姑庵里头的饭菜要好吃,一会我亲手做给了你吃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用吃的来打动我,吃人嘴短,可我不会领情的,你这每天嬉皮笑脸的来我这儿,我就会觉得自己是个笑话,反正这里这么多禁卫守着,想跑是跑不掉了,你放心在外头做你的大将军夫人,就让我在这儿做一堆烂泥,这么自身自灭吧,我不会打扰了你分毫,已经是个放逐的人,这点脸面,我还是要的!”

    见沈轻舞将食盒之中的饭菜一并的放在小几之上的当下,秦涟夜唇瓣微勾着,讪讪一笑,她生来富贵,自幼让人疼宠宝贝着护了一路,从来都是生在云端或在云端的人,娇气与矜贵是骨子里的天性,泥地之中打滚一圈,现下回来,再看,却是真真切切的物是人非,闹也闹了,命也豁出去了,最终落到现下这个局面,再哭再闹,也只是徒劳的像个疯妇,她认命,死心,就这么在这儿陪着青灯古佛,做个被抛弃的人,是她现在已有的最后的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沈府上下多条人命,她不能不管,若真为着自己的事情受了牵连,那么她会内疚一辈子,自己的想法行不通了,那就只能让自己来做这个影子,保全了一家人,得不到爱人,报全家人,总还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在她神游开外的当下,沈轻舞的手熟稔的泡上了一盏乌龙茶,在盛好的米饭上放上了一点点的细盐,有放上了腌制好的梅干,条状的海苔,将滚烫的乌龙茶浇在了那米饭之上,堆起的颗粒晶莹饱满动人的梅子茶泡饭,就这么放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在霓裳呆坐着的当下,沈轻舞将另一个小碟子中放置着的一碟子,烤的外焦里嫩,入口窜香的碳烤鳗鱼放在了霓裳的面前,光瞧着那鲜亮的酱汁便让人觉得这菜一定十分的美味。

    “尝尝呗,这个鳗鱼可是季北宸出海的船上冰镇着带回来的,只有季府中有,连皇帝那儿都没有的好东西,这个东西的味道最是鲜美的,可别那些倒人胃口的清粥白面来的好吃,这个梅子茶泡饭,在配上这一碟子的烤鳗鱼,那是人间美味,皇帝都吃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吃的一事上,不是沈轻舞吹,但凡经她手里出来的,那肯定是谁都不曾吃过的,沈轻舞眉飞色舞的说着,霓裳伸手拿起了筷子,拨了一小口的梅子泡饭入了口,那种酸甜就这茶香的味道,让她觉得自己的味蕾,好像有些复苏了起来,在那一块入口松软的鳗鱼入腹之后,她觉得,沈轻舞是来破坏她想要终生常伴青灯古佛的计划的。

    “好吃吧,如果南絮楼还开着,就这两道菜,我又能够赚个盆满钵满的,到时候,我又可以拿着成沓的银子送去给昱儿娶媳妇儿,送去给安康七岁与兴阳,将来做嫁妆!”

    见霓裳未曾住筷,沈轻舞有些欢喜的在旁没顾着嘴的开口说道,当下,霓裳手中的筷子停了住,看着她那张眉飞色舞的脸,说这话时,脸上的那一块膏药随之一上一下的翻动着,脑子里忆起前头素歌与素心说起,她关了南絮楼时的话。

    “夫人在这南絮楼内付出颇多,可挣得银两都送到了皇后娘娘以及少夫人那儿,自己手边还没能回本呢,怎么就关了。”现在听着沈轻舞这样说起,她咬着筷子,竟有种,她比自己更适合做父母的女儿,姐姐的妹妹的那种感觉,自己觉得自己,越发象是个多余的!

    没头没脑之间,霓裳长叹了一声“或许老天早就看我不顺眼,想这么故意的捉弄我!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